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
恐袭下,莫斯科的惊魂一夜

文丨新京报记者李照 罗艳 李冰洁 实习生 张靖曼

莫斯科时间3月23日凌晨1点左右,俄罗斯人艾琳娜终于收到了朋友报平安的信息。在此之前的五个小时,她前往音乐厅的朋友们都未回复过她的信息,这令她感到不安。

据新华社消息,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近郊克拉斯诺戈尔斯克市一家音乐厅22日晚发生枪击事件,俄方认定其为恐怖袭击。CCTV国际时讯最新消息称,事件已造成133人死亡。初步信息显示,死亡原因是枪伤和燃烧产物中毒。

当地时间3月23日,根据莫斯科州卫生部门发布的消息,莫斯科州音乐厅恐怖袭击事件共导致大约145人受伤,他们被送往12家医院进行治疗。目前已公布了121名受伤人员名单,其中107人还在医院接受救治和诊疗。

当地时间23日,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布消息称,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已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就“克罗库斯城”音乐厅恐袭事件嫌疑人抓捕进展进行了汇报。11人被捕,其中包括全部4名恐袭直接参与嫌疑人。

事件发生后,新京报记者通过多名目击者以及莫斯科华人处了解到,由于伤员过多,当地正在呼吁普通民众献血,地图APP公布了附近献血点;多所莫斯科高校停课或改为线上授课;事发地附近也是莫斯科最重要的展会区之一,国际物流展刚刚结束,还有多家中国企业将在近期参展,不少中国员工已经抵达莫斯科,此次恐怖袭击案发生以后,展会是否能如期举行尚不得知。


3月23日,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街头的广告牌播出蜡烛图案,悼念莫斯科近郊恐袭事件遇难者。新华社记者 曹阳摄

音乐厅惊魂夜

当地时间3月22日晚8时,莫斯科河畔的“克罗库斯城”即将迎来人潮涌动的周末。这里位于莫斯科州和莫斯科市的交界处,邻近莫斯科大环路,是个集电影院、剧院、商超、展览中心等于一体的商业综合体,建有一个上千平方米的停车场,且有地铁直达莫斯科市中心。

“克罗库斯城”音乐厅(Crocus City Hall)就在这个商业综合体内,当晚,这个能容纳六千到近万名观众的音乐厅即将举行俄罗斯摇滚乐队“野餐乐队”的演唱会,这是一支历史悠久且有些小众的乐队。

数天之前,来自马来西亚的米淇淋接到俄罗斯朋友的邀请去看这场演唱会,票价在1800-7200卢布,他们原本打算购买中间3000卢布票价的座位,但因为米淇淋要上瑜伽课,没有成行。

米淇淋在莫斯科生活了六年,她告诉新京报记者“这场音乐会的主要受众是当地人”,而在俄罗斯的华人更愿意去看芭蕾舞团表演或者听交响乐。


“野餐乐队”演唱会海报。受访者供图

事发之时,俄罗斯人艾琳娜的朋友就在这栋楼里。艾琳娜说,音乐厅所在的大楼有7层,枪击开始前,她的朋友们聚在大楼的顶层休息,因为没有买到音乐会的门票,正准备回家。枪击发生时,他们不得不从顶楼往下走,“一切都恐惧、混乱。”

她的一位朋友讲述,她看到恐怖分子从正门进入后,立刻就开始射击,“他们向射程内的所有人射击,把受害者们逼到角落里,近距离射击。”

艾琳娜说,她的朋友们趁恐怖分子进入音乐厅内,与其他人一起走下楼梯逃跑了,一位朋友在事后向她回忆,“现场很吵,孩子们又哭又叫,一片刺耳的恐怖声……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”,恐惧蔓延了很久,“他们都受到了严重的惊吓,从现场跑出来后,一直跑到自己家门口才停下。”

15岁的留学生小贺和一名俄罗斯女孩也是这场音乐会的观众。小贺是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,曾代表中国多次获得国际赛事的一等奖,也受邀参加这场音乐会。

据小贺在社交媒体上的口述回忆,当晚音乐厅内人满为患,他坐在后排,音乐会开了一段时间后,突然有人开枪,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,紧接着枪声越来越密集,大家都开始慌乱了。

现场有人在大吼大叫,有人想往外跑,也有人在骂,有人在祈祷,小贺很害怕,蹲在座位下不敢乱动。

据小贺的回忆,后来几位不知道是保安还是群众的人员,指挥大家一起把门锁住,不让大家盲目地往外冲。“现在想想,非常感谢那些人,没有他们,伤亡会进一步的增加。恐怖分子肯定在展厅外也有,盲目出去,必无幸免。”

小贺通过座位缝隙看到,有持枪人士冲进来了,“人生中第一次听见,真实的枪声是这样的。”

据俄罗斯媒体引用的视频画面显示,至少四名枪手进入音乐厅,随即向观众席扫射,并投掷手榴弹或燃烧弹。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,大厅里的很多人为了躲避火势都趴在地上,大约趴了15-20分钟,然后才开始朝出口方向匍匐着逃命,很多人都设法逃出去。

袭击发生时,中国留学生陈一鸣正处在距事发现场仅200米的美食广场。他也听到了爆炸和枪响,爆炸发出的巨大“咚咚”声最先引起他的注意,紧随其后的是玻璃破碎的声音。

刚开始,他和周围的人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直到有人喊“开枪了”,陈一鸣才开始和人群一起往外跑。“有人滑倒了,也有人被吓哭,但整体秩序不混乱,因为害怕招来危险,大家都不太敢大喊大叫。”


事发地的滚滚浓烟。受访者供图

11人被捕

据小贺回忆,大约十分钟后,现场被警方包围了,警方基本上控制了现场,开始有序疏散群众。

出了会场后,一直到3月23日凌晨,小贺得到警方的保护并且被安全送回了学校。然而和他一起去的俄罗斯女孩,不幸遇难。

撤到安全区的陈一鸣则看到,大楼火势凶猛,玻璃掉落,一楼的钢化玻璃门被机枪破坏;人们主要往事发地东北方向的山坡和东南方向分散避险。晚上快9点,警卫和救护等队伍到达现场,救火、勘探、军用等多种直升机也接连抵达,救火直升机从附近100米左右的莫斯科河取水,再进行洒水消防处理。

事发地周边路段随即封控,陈一鸣说,不少民众想进入停车场开自己的车离开,警察出于安全考虑不允许他们靠近,会有协调好的救护车和出租车将伤者、受惊吓者、有撤离需求的市民等送出,地铁正常运行。晚上11时许,陈一鸣在接受采访后搭乘媒体车辆离开。他看见在商场南部仍聚集着很多人,“一是那里比较安全,二是可能他们的车和家人还在那里,他们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当地时间3月23日早上8点多,电话那头的陈一鸣听起来声音略显沙哑,他说这是自己第二次经历恐怖袭击事件,上一回是2017年的圣彼得堡地铁爆炸,“我没有特别恐慌,应该说是比较麻木,应激状态下,还有点熬夜后的亢奋感。对于昨晚猝不及防的袭击,我还没有缓过神来。”

俄罗斯侦查委员会表示,对音乐厅建筑的初步检查结果显示,恐怖分子在袭击中使用了自动武器,俄罗斯侦查委员会的调查人员发现并收缴了这些武器和弹药。目前正在对物证进行弹道、基因和指纹检验。此外,还确定恐怖分子使用了易燃液体在音乐厅内纵火。

俄新社报道称,搜救人员在音乐厅废墟下发现了20具尸体。有些遇难者是遭到枪击身亡,有些则因吸入燃烧引发的有毒气体遇难。俄新社还表示,清理废墟的工作仍需持续数日,遇难者人数或将持续增加。

俄联邦安全局表示,这起恐怖袭击事件是经过周密策划的。当地时间23日,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发布消息称,俄联邦安全局局长已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就“克罗库斯城”音乐厅恐袭事件嫌疑人抓捕进展进行了汇报。莫斯科恐袭事件11人被捕,其中包括全部4名恐袭直接参与嫌疑人。


事发地在地图上的位置。受访者供图

多家企业抵达莫斯科准备参展

值得一提的是,事发前一天,也就是3月21日,2024年俄罗斯运输与物流展览会(TransRussia)在“克罗库斯城”闭幕。公开信息显示,本年度的TransRussia于3月19日至21日举办。自1995年创办至今,TransRussia已举办25届,成为与慕尼黑国际物流展、亚特兰大国际物流展并称的全球影响力最大的三大物流展。

陈先生参加了此届物流展。他曾在白俄罗斯求学,毕业后进入深圳一家物流公司工作,被外派到俄罗斯已经一年多。陈先生介绍说,展出期间,他们每天都去商场其中一层的美食街吃饭,有俄餐、KFC、麦当劳、越南菜等等,再往下一层是滑冰场,受袭的音乐厅就在楼上。

“春夏秋都是展会的旺季。”陈先生说,参展方包括印度、中国、土耳其、巴基斯坦等国,有上百家企业,以俄罗斯与中国公司最多,中国公司大概有几十家,人流量特别特别大,“甚至呆在展馆里面都觉得憋闷。”陈先生回忆,展会这几日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3点人最多,展出期间入场馆箱包需要安检。

3月21日是最后一天展出,陈先生是公司最晚离开的人,他说,有些展厅装饰很豪华,直到22日才全部拆完。当地时间3月22日晚,他和同事们去了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家华人餐馆聚餐,在聚会期间,陈先生得知恐袭事件,“有点不敢想象如果展会还没有结束会是什么情况。”

米淇淋对这里也很熟悉,这个中文被译为红宝石的国际展览中心,有很多中国参展商,人流量巨大,米淇淋和朋友也会接一些翻译的工作。接下来3月27日至3月29日,这里还将举行家具展,“基本都排满了。”

新京报记者获知,不少中国参展商已经抵达莫斯科。有公司打算退票、退酒店、退展会。有参展商告诉新京报记者,公司还在与主办方协调。她希望能够退掉四万多的展位费。如果无法退费,包括酒店费用,她会损失5万元人民币左右。

即将启程的中国参展商也顾虑重重,一早得知莫斯科遭遇了恐怖袭击后,南甜就在向同事确认,3月25日的飞行是否要取消,他们的展会定在3月27日至29日,地点就在事发地旁的会展中心。等到下午2点,她发来一个“流泪”表情,她仍然没有得到展会是否会取消的确切消息。这是她第一次出国参展,这次展会的前期准备工作从去年11月就已经开始,一旦取消,近半年的劳动也将付诸流水。但是,她不愿冒险。

更多参展商仍然在持续观望,有参展商表示,“我们在等通知,要看俄罗斯官方的通告,如果不能开展、不能入境,我们想去也没法去。”他更希望尽快获得新的消息,从而开展下一步的计划。


3月19日,国际物流展现场。受访者供图

专家:这批恐怖分子反侦查能力非常强

上海政法学院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杨震称,此次恐怖袭击直接和间接参与人数超过两位数,造成的损失相当惨重,无论是选择的地点还是时间都是经过深思熟虑,且恐怖分子配合默契熟练,是近年来规模较大的恐怖袭击。

他分析,这次恐怖袭击的时机选得非常有针对性,在大选期间,俄罗斯的强力部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安全保障,人员经过此次重大任务,必然要在大选后进行休整,恐怖袭击选在此时进行,恰好是安保力量相对薄弱的时候,比较容易得手。

杨震还表示,此次恐怖袭击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,就是选用的武器火力很强。所使用的AK-12自动步枪是俄军的制式步枪,结构简单且火力强劲,故障率低,是一款经过战火考验的优秀步枪。恐怖分子选用此型步枪,不仅看中其性能,更看中其巨大的保有量——俄军也普遍使用该型号步枪,为后续追查增加了难度,可以说这批恐怖分子反侦查能力非常强。

在莫斯科大学国际关系博士、时事评论员姚望看来,此次袭击与莫斯科以往所遭遇的袭击有一点不同,即凶手并没有采用自杀式的袭击方式、也未扣押人质,而是有预备地想要“全身而退”,“一方面说明这帮人真的想逃脱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想尽可能扩大杀伤范围,AK-12自动步枪和燃烧弹的使用,都达到了扩大范围的效果。”姚望在俄期间,亲历了数次恐怖袭击事件,他说,从死亡人数角度而言,此次袭击带来的震动感和威慑力足够大。

当地时间23日上午,莫斯科市出现降雨天气,据多家俄媒公布的视频显示,市内献血点前有民众排起长队。塔斯社援引俄卫生部称,莫斯科地区献血点在严重恐袭发生后的第二日早上8时30分开放后的一个小时里,已有超过600人完成献血。

陈先生介绍说,俄罗斯的地图APP也标注了所在位置最近的献血点。

多位莫斯科留学生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地多所高校已经停课或线上授课。魏佳佳是莫斯科国立大学大二的学生,她告诉新京报记者,事发后,学校就开始让班长统计是否有同学在现场,系里一位领导提到,自己的母亲正好在事发地,幸运的是,她成功逃离出来。

她所在的留学群正在讨论回国,她也看了一下回老家成都的机票,事发后已经迅速售罄。“我们学校大部门院系都在主楼,但是我们新闻系在红场对面,每天要坐地铁去上课,魏佳佳有些担忧,尽管取消了周末的课,接下来是否线上上课并不确定。

圣彼得堡的留学生卢嘉也在事发当晚收到了学校发来的通知,学校将加强安全措施,并在未来停课数日。

事发后第二日上午5点,卢嘉走在学校附近的公路上,有警车巡逻,“这里的商场基本上都把顾客驱离了,我附近的酒吧也基本上都关门了,周五晚上,基本上满大街都是人,但今天,人很少很少。”

卢嘉说,在俄罗斯,听音乐会并非是中产阶级以上才能享受的娱乐活动,而是“更加大众化”,在他印象中,“每天晚上都有演出,但周五周六人会更多。”

卢嘉在读博士二年级,他无法预计此事将对他带来多久的影响,“大学是停课的状态,要到莫斯科参加的学术会议大概率会延期或者转线上。”

(艾琳娜、南甜、卢嘉、魏佳佳为化名)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海南信息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转发到:
拓展阅读
阿里云服务器
腾讯云秒杀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海南信息港 hainan.sczixun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